理论党课
您当前位置:党群工作 >> 理论党课 >> 浏览信息
居安思危多备虑——发展和安全如何统筹?
时间:2021年08月01日信息来源:共产党员网点击: 字体:

2003年,非典型肺炎突如其来,肆虐我国部分地区,导致几千人被感染,死亡率接近10%。

  2009年,甲型H1N1流感在我国大范围传播,使12万多人染病,死亡人数超过700人。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来势汹汹,是近百年来人类遭遇的影响范围最广的全球性大流行病,致使我国9.7万多人确诊,死亡人数超过4900人。

  这一桩桩触目惊心的生物安全事件,为我们敲响了警钟,生物安全问题已经成为国家生存和发展面临的重大威胁。2020年10月1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生物安全法》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并于2021年4月15日起正式施行。生物安全法的颁布,是将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的重要举措,为维护国家生物安全筑牢了法律屏障。

  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进入矛盾和风险的易发期,各种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问题日益凸显。我们必须统筹好发展和安全两件大事,增强机遇意识和风险意识,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加强国家安全体系和能力建设,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有效防范和化解各类风险挑战,确保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顺利推进。

  一、发展和安全不可偏废

  统筹发展和安全,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生存与进步必须处理好的首要问题。发展解决的是动力问题,是推动国家和民族赓续绵延的根本支撑;安全解决的是保障问题,是确保国家和民族行稳致远的坚强柱石。它们犹如一枚硬币的两面,紧密相关、缺一不可,从来都是相依而生、存亡与共的。正如古人所言:“故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从起起落落的历史沉浮中,我们更能真切地体会到这一点。

  历史上就出现过只追求发展不重视安全的例子,我国宋朝就是这样。两宋是我国历史上经济、文化、教育比较繁荣的时代。著名历史学家陈寅恪曾说,中华民族文明历千年演化,造极于赵宋。英国经济学家安格斯·麦迪森在《世界经济千年史》一书中提到,中国在公元1000年(宋真宗时期),GDP占世界总量近1/4。但由于宋朝采取重文轻武的施政方针,在军事上较为羸弱,备受北方少数民族政权的压制,在1127年发生了“靖康之耻”,宋徽宗和宋钦宗同时被金人掳去,北宋灭亡。1276年,元军攻破南宋都城临安,3年后,8岁皇帝赵昺在广东崖山被大臣陆秀夫背着跳海而死,南宋就此覆灭。翻看宋朝300多年的历史,一半是让人神往的大宋繁华,一半是令人心碎的家难国殇,个中滋味涌上心头。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和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就表达了画家对北宋时局的不同心境。

  反之,也有的国家和民族一味强调安全而不注重发展,导致停滞不前,最终被历史所淘汰。古希腊城邦斯巴达大力发展军事,抑制商业和贸易的发展,奉行全民皆兵的政策,斯巴达勇士曾经是勇气和力量的象征,一切社会活动和政体设计等都是为战争做准备。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说:“譬如在拉栖第梦(斯巴达)和克里特,他们的教育制度和大部分法律都是依据从事战争这一目的制订的。”后来,斯巴达凭借强大的军事实力,在著名的伯罗奔尼撒战争中打败雅典,成为古希腊的霸主。但它称霸希腊只维持了短短33年,就在留克特拉战役中被另一城邦底比斯打败。斯巴达从称霸到衰落的故事说明,一个政权可以凭借强大的军事力量盛极一时,但要确保其统治的经久不衰,发展经济至关重要。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发展和安全问题是古往今来执政者需要做好的必答题。特别是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工业化、信息化、经济全球化以及科学技术革命的加速推进,带来了风险隐患复杂性、易发性、扩散性、危害性的几何级数倍增,安全问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凸显和重要。现在,我国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内部矛盾越来越复杂,外部形势越来越严峻,各种不确定因素不断增多,“黑天鹅”“灰犀牛”事件发生的概率增大,国家安全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建议》对统筹发展和安全设置专章作出全面部署,为新时代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提供战略指引。

  安全是发展的前提。离开了安全,什么事都搞不成。没有国家安全,发展只能是“镜花水月”,取得的成果也可能毁于一旦。近些年来,西亚、北非的一些国家陷入连年战乱,国家岌岌可危,长期积累的财富付诸东流,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2010年利比亚战争爆发前夕,人均GDP超过1.2万美元,接近高收入国家水平, 经过10年的动荡,经济发展水平一落千丈。当前,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进入关键阶段,只有筑牢国家安全的堤坝,才能为“中国号”巨轮奋力前行保驾护航。

  发展是安全的保障。发展是解决我国一切问题的关键,也是维护国家安全的根本。没有雄厚的国力支撑和物质基础,安全只能是“望洋兴叹”,心有余而力不足。随着我国国家安全内涵和外延的不断丰富,维护各领域安全的任务日益繁重,对经济投入的需求越来越大。仅我国公共安全支出一项,2021年中央财政预算就达到1850.92亿元,比上一年增长了0.7%。在前进道路上,破解各种矛盾问题,化解各类风险挑战,归根到底要靠发展。但也要破除这样一个认识误区,以为发展起来了,什么都好办了。不发展有不发展的问题,发展起来后有新的问题,而且可能新问题的波及面更大、影响程度更深。不是说发展好了,安全就自动得到保障。如果安全问题不解决,发展成果就可能化为乌有。

  进入新发展阶段,我们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统筹发展和安全是党治国理政的一个重大原则。必须坚持一手抓发展,一手抓安全,着力推动高质量发展,着力加强国家安全体系和能力建设,不断书写“两大奇迹”新篇章。

  二、防范和化解各种风险

  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是我国准确把握和主动应对重大风险挑战的一个重要方面。很多群体性事件,都是由于非法集资、P2P爆雷等引发的,处理得不好,波及面广、伤害程度深,极易对社会稳定造成严重冲击。近年来,国家打出一整套“组合拳”,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捷报频传:影子银行“瘦身塑形”、不良贷款“安排妥妥”、P2P网贷“清零退场”、隐性债务“阳光操作”、房住不炒“渐成共识”……2020年11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0)》显示,经过治理,中国金融体系重点领域的增量风险得到有效控制,存量风险得到逐步化解,金融风险总体可控,守住了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当前,我国面临的风险是多方面的,有国内的经济、政治、意识形态、社会风险以及来自自然界的风险,也有来自外部的经济、政治、军事风险等。特别要看到,各种威胁和矛盾联动效应明显,各种矛盾风险挑战源、各类矛盾风险挑战点相互交织、相互作用。如果发生重大风险又扛不住,国家安全就可能面临重大威胁,党和国家事业就会受到影响和冲击。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前进的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越是前景光明,越是要增强忧患意识,做到居安思危,全面认识和有力应对一些重大风险挑战。”必须把防范和化解各种重大风险摆在突出位置,掌握科学方法、务求实际效果,力争不出现重大风险,或出现重大风险时能够从容处置。

  预防为主和科学化解相统一。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任何重大风险都不会是突然出现的,往往是从细微的苗头和因子开始的,如果发现和处理得不及时,就会扩散成大范围的风险,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必须防患于未然,加强战略预判和风险预警,做到见微知著、心明眼亮,防范各种风险传导、叠加、演变、升级,把风险遏制在源头。如若已经出现重大风险,必须稳住阵脚、科学应对,予以有效及时处理。

  全面防范和重点把控相结合。按照唯物辩证法两点论和重点论相统一的观点,各种风险无处不在、无时不有,防火墙要做到全天候作业,时时在线,但也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不分主次、平均用力,必须突出重点、把握要害,做到“龙衮九章,但挈一领”。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的政治、意识形态、经济、科技、社会、外部环境、党的建设7个领域重大风险,就是我们应当防范和化解的主攻方向。

  精准判断和底线思维相兼顾。看清趋势、明了态势,是正确防范和化解各种风险的前提条件;从最坏处想、预判极端情况,是掌握防范和化解风险挑战主动权的基本方法。可以预见,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态势未能得到有效遏制的情况下,我国疫情零星散发和局部聚集性暴发的风险仍然存在,必须做到准确判断和分析疫情形势,不可麻痹大意,不能产生松懈思想,把预案做在前、把措施想到位,全方位无死角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同时高质量推动经济社会发展。

  提高能力和健全制度相并重。国家安全体系和能力建设,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一方面,必须把国家安全能力建设作为重中之重,着力增强风险预警能力、研判能力、应急能力、处置能力等,做到运筹帷幄、有效应对;另一方面,必须把制度建设作为管长远、管根本的制胜之策,健全领导体制和工作机制,完善重要领域法律法规、制度、政策,为维护国家安全提供坚强保障。

  三、织密织牢安全防护网

  “打不尽豺狼决不收兵”“扫不清黑恶誓不罢手”……2020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向藏匿深处的魑魅魍魉发起总攻,深入开展线索清仓、逃犯清零、案件清结、伞网清除、黑财清底、行业清源的“六清”行动,尽锐出战端老巢、拔硬钉,坚决把黑恶势力一网打尽。收官之战的雷霆之势,让黑恶势力无处可逃,将他们绳之以法,还社会公平正义,还百姓祥和安宁。

  国以安为兴,民以安为乐。安全,关乎国家的生存发展,关乎社会的和谐稳定,关乎人民的幸福生活。维护安全是一个系统工程,涵盖政治安全、国土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社会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态安全、资源安全、核安全等各领域,是一个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安全网络。根据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建议》要求,下一步的关键是抓好确保国家经济安全、保障人民生命安全、维护社会稳定和安全等重要任务。

  经济发展“守卫者”。经过长期的发展,我国经济已成长为“大块头”,具备了较强的抗风险和防冲击能力。但目前,我国经济正处于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换挡转轨”往往会带来一系列矛盾和问题。其中有内部的也有外部的,有客观的也有主观的,有短期的也有长期的,有尚未彻底解决的也有新出现的,相互交织、彼此叠加,增加了经济发展中的风险挑战和不确定性。必须加强经济安全风险预警、防控机制和能力建设,实现重要产业、基础设施、战略资源、重大科技等关键领域安全可控,确保中国经济列车动力强劲、行稳致远。

  生命财产“保护神”。公共安全连着千家万户,事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事关改革发展稳定大局。近年来,重大公共卫生事件、重大自然灾害、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频仍,充分说明公共安全形势不容乐观。必须警钟长鸣、常抓不懈,把人民生命安全摆在首位,严格落实安全生产责任制,完善国家应急管理体系,提高食品药品等关系人民健康产品和服务的安全保障水平,全力托起公共安全的底线。

  社会稳定“安全员”。近年来,浙江省诸暨市枫桥镇继续擦亮基层治理的“金字招牌”,坚持“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务不缺位”,探索创造了新时代“枫桥经验”。必须在深入总结好经验好做法的基础上,大力推动工作方式和体制机制创新,从源头上和根本上预防化解人民内部矛盾。完善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必须走好群众路线,坚持专群结合、群防群治,布下防范和打击违法犯罪的“天罗地网”。

  发展和安全,是决定国家兴衰成败的两件大事。发展为本,只有紧紧抓好发展不停步,国家才能获得源源不断的动力;安全为要,只有牢牢扭住安全不放松,国家才能拥有稳定向好的环境。在穿越“历史三峡”的伟大航程中,发展和安全一起发力,必将助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巨轮劈波斩浪、勇往直前,顺利抵达民族复兴的光明彼岸。




党务公开
组织生活
理论党课
党内规章
党风廉政
医院介绍
预约挂号
政策法规
本院专家
院长信箱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贵州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铜仁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铜仁市政府    铜仁市人大
     

24小时母乳喂养及咨询热线电话
0856-5223840
医疗服务投诉电话 0856-5266197
四维彩超预约电话 0856-5266296

铜仁市妇幼保健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trsfybjy.cn All rights reserved.

行政办公电话 0856-5224545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黔ICP备16006252号

地址:贵州省铜仁市碧江区东太大道456号(原二医)     技术支持:>易舟软件